關於部落格
加入我的最愛

訂閱

留言版



var site="s15subing"





名人客!
  • 2171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國務機要費案 高檢署起訴書全文

、、、 由上可知陳水扁總統 於第一次應訊時,對於國務機要費支出憑證中出現 他人發票之解釋可分為二大類,一是由吳淑珍夫人提供之三家百貨公司禮券發票,數額約新台幣一千 萬元出頭;一是曾天賜提出之種村碧君、李慧芬等 人發票,數額約五、六百萬元。前者係用來給付某外國公司與海外民運人士(此部分查無貪污之確切 證據,詳後述);後者則是用來做為曾天賜與某位 人士(下以代號「甲君」稱之)所從事之對外工作之費用。 三、對於前述曾天賜與「甲君」之對外秘密外交工作及 「甲君」領取工作費乙事,本署查證結果是「純屬 虛構」,茲敘述理由如下: 、、、(中間詳述理由)、、、 (四)經查扣案之發票中,足以證明是由種村碧君提供 者(同一粘貼單上至少有一張發票係由種村碧君 、種村碧君之同事李青蒼、李慧芬、李慧芬之夫邱獻章、李慧芬之司機張由宗或李慧芬之助理陳 英琪,或李慧芬之友人陳辜美貴、朱誠美與林千 鶴等人消費付款之發票)計一百三十五筆共 5,429,220元。此等發票既係由種村碧君交付予 吳淑珍夫人,自均係吳淑珍夫人提出申領國務機 要費者,均應列入貪污所得。 、、、 可見該三百二十萬 元係陳總統自行籌措或對外募款而來,根本與國務 機要費無關,自不得以該不相關之案件在國務機要費案件爆發後,以「移花接木」之方式來解釋吳淑 珍夫人以他人發票所申領得之國務機要費之去向, 從而,此三百二十萬元即不得排除在貪污所得之外,併此敘明。 、、、 綜上所述,足認陳水扁總統所述其曾在九十一年 及九十二年支出四百五十萬元之事縱或屬實,其 支出當時或係從國務機要費中之機密費中支出,或係純屬其私人捐獻,根本與國務機要費中之「 非機密費」無關,自不得在本件案發之後,以「 移花接木」之方式主張係「先墊款,後報帳」,其此部分之說詞,顯不可採,從而由吳淑珍夫人 出面請領國務機要費之貪污所得部分,即不得扣 除該新台幣二百多萬元。 、、、 經查吳淑珍夫人提出申領國務機要費之發票中,有 吳淑珍本人付現或刷卡之消費,亦有第一家庭成員 總統之女陳幸妤、總統之女婿趙建銘及總統之子陳 致中之刷卡消費,此部分經查亦應列為貪污所得、、、

酥餅: 簡單說明起訴書的內容,首先檢察官認為由曾天賜提出發票報請國務機要費供「甲君」從事對外工作的部分是假的,「甲君」根本沒有拿到這些錢,檢方陳述許多理由,解釋心證行成的原因。 因為實際上「甲君」沒有收到這些錢,因此真正收受這些錢的人便有貪污之嫌,而根據總統府的帳目,其中有五百多萬元是由吳淑珍提出收據領走,所以認定這五百多萬元是吳淑珍的貪污所得。 另外,檢方在查帳的過程,發現有另外兩筆總計大約五百多萬元的國務機要費去向交代不清,所以也認定為吳淑珍的貪污所得。有趣的是,這兩筆錢之所以交代不清是因為檢方認定這些任務所花用的錢是由陳水扁總統個人募款所支付,而不是國務機要費所支付,一個會用私人的錢做公家事的人,還會這麼麻煩收集發票來貪這幾百萬嗎?不無可疑。 最後,國務機要費收據中出現許多第一家庭個人消費的收據,檢察官也認定這部分為貪污所得。 在法律上,我認為這份起訴書就貪污的部分其實只是提出reasonalbe doubt,其所謂的證據是否能達到beyond reasonable doubt的要求非常值得懷疑。尤其起訴書中常常有類似「不無可疑」等模擬兩可的字眼,也常常犯了「辯詞不真就代表犯罪」的邏輯錯誤。 簡單的說,這份起訴書提出了一個事實的「可能」版本,但是他的證據卻不足以證明這是「唯一」或甚至「最有可能」的版本。 比如說,就算交付「甲君」的任務不存在也不能證明這些錢就是貪污所得,因為還有其他許許多多的可能,例如錢是交付「乙君」做更機密的任務不便向檢察官揭露,更何況,交付「甲君」的任務究竟存不存在?根據起訴書,總統府也有一些文件證明確實存在,只不過檢察官選擇相信一紙傳真。屆時,檢察官的證據力與各種可能的版本都會成為法庭攻防的重點。 但是在政治上,目前舉證責任看起來是落在吳淑珍夫人身上,因為陳瑞仁提出了一個比過去任何爆料者都更合理也更證據充足的「可能」版本,加上過去綠營政治人物與名嘴對這份起訴書接近無條件接受的承諾,除非吳淑珍能強力反駁,否則就算民進黨不會全部贊成罷免陳總統,至少也會陷入分裂的危機。 至於過去一直依賴深綠選票的台聯在這次這麼快宣佈支持三次罷免,我認為他們的「政治」判斷錯誤,(或許他們認為為了所謂的「道德正確」在所不惜也不一定),極有可能在年底北高選舉後就提早泡沫化。

按這裡訂閱酥餅的BLOG 最新文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