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加入我的最愛

訂閱

留言版



var site="s15subing"





名人客!
  • 2172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台灣加油向上」─ 美台教育

很多人在談美國如何如何時都忘記,美國是一個民主多元的社會,因為多元,所以老師與學生互動的方法也是多元呈現,有的老師選擇與學生當好朋友,下課還會一起上酒吧喝酒,有的老師選擇與學生保持一定的距離,就我的經驗來說,每個老師都有自己一套對待學生的哲學,或許,教學自由與多元呈現就是美國教育值得台灣教育學習的第一個面向。 有人會問,如果給台灣老師更多的自由,會不會有更多的老師利用上課時間將自己的政治思想強加給學生,會不會有更多老師假借名義帶學生上街頭?我的答案是,希望不會,但是到底會不會端賴台灣的教師們夠不夠專業。 以美國的社會來說,除非熟識的朋友,否則政治、種族、與宗教是三大禁忌話題,不要說意見相左、互相爭吵,連在不適當的場合提起這些話題都會被當作不禮貌的行為,這並不是一種言論控制,而是一種互相尊重,這個原則同樣適用於校園或課堂中。 即便如此,我在美國教書將近十年,從來沒有聽過不準在課堂上談論政治的規定,我想重點不在於能不能談,而在於怎麼談,比如我在教「決策科學」的時候,偶而也會舉美國的時事當例子,相反的,我在當學生的時候,有一次「線性代數」的老師在考試中出了「Teddy Bear的爸爸叫什麼名字?」這個無關政治卻也與教學內容無關的考試題目反而引起許多學生的反感與抗議,由此可見,只要舉的例子符合教學的目的與內容,「談政治」本身並不是問題。 至於如何判斷舉的例子是否符合教學目的與內容,這就又要回到專業的問題了。 我認為在紅潮時行為荒腔走板的教官與老師們他們的問題並不在於他們談論了政治,而是不專業,沒有搞清楚他們教學的目的與內容,或許,加強專業能力與訓練以及對專業的堅持是美國教育值得學習的第二個面向。 教學自由多元呈現與專業,講穿了不過就是民主社會中權力與義務的另一種呈現,台灣社會處於後威權時期,許多人常常強調民主社會賦予個人的權力卻刻意忽略應負的責任,因而誤用了民主,甚至利用民主反民主,就像在校園中有些教官與老師高舉教學自由卻忘了自己的專業也不願承擔責任一樣。 解決後威權時期問題的方法並不是限縮個人權力回復到威權,而是更深化民主,訓練每一個人成為真正有權力也分擔責任的民主公民,這種社會與自我的深化,如果能由身負教育責任的校園工作者自身做起,不止是台灣教育的福氣,也是台灣的福氣。 按這裡訂閱酥餅的BLOG 按這裡推薦本文 最新文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